日牵(唐山)电机有限公司

发布日期:2022-05-14 11:49    点击次数:154

以后,我们的生活或许并不宽绰,但我们的内心是富足的,我们拥有这么多明亮的文字,镶嵌在时光的外壳上,就像此刻的阳光,反射着微黄的温暖的光。多年以后,这些光芒,依然能够温暖你,温暖你的前程。

配图 | golo

前    言

人常说“可怜天下父母心”,这句话虽然熟稔于心,但一直未有太多体会,也无法设身处地站在父母角度去思考过,直到2021年5月1日,我家女儿出生,才渐渐理解这句话的重量和意义。我和媳妇结婚虽早,但生孩子时已经三十四五,跟孩子多已上幼儿园的同学同事比已算晚育,跟二十岁便生儿育女的父母比,几乎“耽误”了一代人。

女儿出生后,我和妻子之前简单、散漫的生活瞬间消失,每天面对的都是喂奶、哄抱、换尿不湿、去医院检查、打疫苗、注意冷暖、半夜盖被等等事情。毕竟是第一次当父母,手忙脚乱,偶尔也不知所措,甚至颇为疲惫,睡不醒,但是每天陪伴着女儿,看着她的点滴变化和成长,甚至一个笑声,都让我们异常温暖。母亲说,孙女是上天送给我们的礼物,因为她是农历三月二十生辰,正好这天是送子娘娘圣诞。

当然,这只是老人说辞。但女儿无疑成了家里快乐的源泉,一家人的精力和欢喜都在她身上,换个角度去想,我们还得感谢她呢。同时她也让我们更加理解了“父母”这个身份的意义,让我们在某一方面跟她一起“成长”着。

我是一个写作者,家境也不宽绰,能拿出手的便是文字。于是,某一天,决定给女儿写一些文字,记录她的成长,也记录我们一家人的生活,特别是疫情时代下的亲情。我想,以后女儿长大了,看到这些文字,一定会有趣,而这也是我给她最好的一份礼物。

给女儿卿糖的信丨连载01

第一封信

2021年11月7日  晴  兰州

卿糖:

写这封信的时候,已经很晚了。想必你已进入梦乡,像一朵花瓣,在湖面上静静飘着。

今天天晴,天空灰蓝,阳光明亮,昨天的雪大多已融化,只有背阴处,留着少许。下午到楼下取快递,可见马路上有行人往来,也有人搬一凳子,靠墙根儿晒太阳。疫情有所控制,形势基本好转。我已经在兰州的出租房里独自待了十六七天,也已有二十余天没有回天水去看望你和妈妈了。

疫情,阻断了很多事情,但念想,是阻断不了的。此时,我又想起你出生那几天的事。

2021年4月30日,农历三月十九。爷爷奶奶去打零工了。家里,只有我和妈妈。中午饭后,稍作休息。下午,妈妈说肚子疼。我们带了检查单子和相关证件,去人民医院妇产科做检查。在医院,妈妈说晚上回家后再检查一下你的被褥、衣服、奶瓶、奶粉、尿不湿等,以防万一(其实我们都已提前半月装好了,时刻等着你的降临),但我隐约感觉,可能回不去了——本来28日就是预产期,当时去做产检,大夫说还要等,我们又回了家。到家,也有些提心吊胆,不知你何时想和我们见面。万一是晚上,会很不方便,我们又没车。

做完检查,大夫让我们上楼到产科住院。上去后,问护士,护士说床位满了,回家去等吧。或许第二天是“五一”假期,好多孕妇怕医院放假,提前住院了。我和妈妈商量,还是不回去为妥,于是打电话托人加了床位。东西放床上后,开始做胎心监护:一些设备贴在妈妈肚皮上,把信号传输给电脑,能听见呼呼的声响,如同一缕缕大风很有规律地刮着,电脑上的波段好似波浪起伏,也很有规律。这声音,应该就是你的胎心跳动吧。

做过几次胎心监护,情况稳定,我们回到病房。我去买了巧克力、红牛。听人说,产妇吃巧克力、喝红牛,会补充能量,生起来有力气。妈妈刚嚼了一块巧克力,护士进来看见,批评了我们几句,说不能吃油腻、热量太大的东西。我们赶紧收起来,暗自偷笑。

我给爷爷奶奶打了电话,让把你的东西带到医院。他们收拾好,到医院,快晚上11点了,提了几大包。当晚,没有回,他们在楼道椅子上坐了彻夜,也是满心焦急。

妈妈的阵痛是从晚上10点左右开始的。阵痛来时,疼得妈妈睁不开眼,啊啊叫着,脸色惨白,浑身冒汗,一手抓着被角,一手捏着我的手腕。阵痛每次要持续10秒,疼结束,妈妈长吁一口气,疼痛瞬间消逝。而这样的阵痛频率大概间隔2分钟一次。看着妈妈疼痛难忍,苦不堪言,我在床边,给她鼓劲,陪她说话,以转移注意力,减轻一点痛感。可依然无济于事,阵痛来了,似乎天昏地暗,肝胆俱裂,通过之后,又无风无雨。如此反复,一整夜,没有消停。后来,猛然想起,疼痛时吹气可以稍作缓解。于是每次阵痛来临,妈妈就大口出气。

一夜未眠,昏昏沉沉。早晨,爷爷外面提了小米粥,我们随便吃了一口。

早上8点多,又做了胎心监护。我扶着已经不能直立走路的妈妈去做检查,大夫说情况稳定,但离生尚早。妈妈说,疼得受不住了。大夫说:“坚持着,你的疼痛指数才三四级,要达到八九级,才会生。”我心里一惊,脊背发凉。

于是又折回病床,让妈妈继续躺着。阵痛犹如潮水拍打河岸,一波接着一波,一波高过一波。我在一旁,无法分担这份疼痛,实在揪心。

熬到11点40,疼痛难以忍受,每次疼起来,妈妈除了大口出气,都几乎要哭了。额头上,汗珠子擦去一层,又是一层。我叫来大夫检查,大夫看后说上产房吧。因为提前托人说过要顺产,所以没有去剖腹产那一层。

11点50,妈妈被送进了产房。舅爷、舅婆、舅舅、姑姑先后都来了,我们七八个人,坐在产房门口等着。等待的过程是煎熬的,不知道里面的情况,也不知道你何时出生。唯有反复祈愿你们母子平安。我在楼道里来回走动,只有不停走着,内心的焦急才能有所缓解。

和妈妈先后进产房的有三四个。最快的一个,进去不到一个钟头就生了。一问,人家是二胎。最迟的,四五个钟头也出来了。我们从12点,等到2、3点,从2、3点等到5、6点。每次产房门一打开,我就奔过去,问,生了没?大夫风轻云淡地说,没有。再问,只说,等着吧。于是退回,不便再问。

每次看到门开,听到里面大夫喊某某家属,不是妈妈的名字,满心失落。大半天时间了,也不知妈妈在里面啥情况。按理说,进产房三四个小时就生了。但我们已经从中午等到了黄昏。每一分,每一秒,都那么漫长,那么难熬,像把一只蚂蚁放在火炉盖子上,实在难以承受。

到8点,产房里的产妇都生了,只有妈妈还在里面,我们无法知晓里面发生着什么。天渐渐黑了。从窗口望去,黑夜雨一样,密密麻麻,落满了大地,灯火渐次亮起。我们随便吃了一点从外面带来的饭,大家都心急如焚,没有胃口,咽不下去。

事后,母亲谈及在产房的过程,说是阵痛来袭,她难以忍受,吼叫了几声,大夫厉声道再吼就不管你了。让下床,在地上来回走动。于是妈妈憋着疼,扶着病床在地上缓慢挪着。到中途,主治大夫上来看过两次,说还要等。后来,来了麻醉师,打了止疼药,这样生的时候,疼痛就能减轻一些。到7点多,开始生,但生不下来,大夫又是鼓励,又是吓唬,说:“再不使劲生,就要拉上去,挨一刀了。”

我们等到8点多,一家人或站或坐,异常焦急,只能互相安慰。我坐在椅子上,背靠着墙,一来太困,二来过度紧张,竟迷迷糊糊睡着了。在浮光掠影的梦中,隐隐听见大夫喊:“谢霞家属,孩子生下了,我们还要再观察一个钟头。”

我呼哧一下起来,冲到门口,一家人也围了过来。听到你平安降生,妈妈也安康,我们悬在嗓子的心,终于落了下去,可还要等你们一个钟头,又略感失落。

于是大家又回到椅子上。我再次迷糊过去,不知多久,门又打开,大夫喊:“谢霞家属,过来抱孩子。”

我冲上去,从大夫手中接过你。喜悦、激动,眼眶都湿了,甚至还有某种错觉和恍惚。看着小小的你,躺在奶奶缝制的小黄花被褥里,竟然睁着眼睛,在看我。头发漆黑,脸蛋微圆,眉毛、嘴巴、鼻子,已经有模有样。

你就像一片雪花,落在了爸爸手中。

那一刻,我小心翼翼抱紧你,生怕你融化了。在抱着你的时候,妈妈从产房里被推了出来。大夫喊我,把产妇推着,光知道抢着抱娃。

我把你交给舅婆,和其他人推着妈妈下楼。妈妈眼睁着,戴着那顶蓝色毛线帽子,神情安静,目光澄澈。其实别人不知道,妈妈说,宁远县那边有习俗,说孩子出生,谁第一个抱,以后孩子的命运就像谁。你妈妈曾说要我第一个抱你,于是我就冲了上去。这个秘密,家里其他人不知道。至于这种习俗,准不准确,倒是其次,我们的想法,就是希望你以后可以健康、快乐地成长,有一个锦绣前程和明媚岁月。天下父母之心,应该都是如此。

2021年5月1日,农事三月二十,晚8点30分,你出生的时间。重6斤9两。在这一天,我们迎来了小公主。你的降临,像一朵花,从此,盛开在了我们一家人的心窝里。你的降临,像一个小天使,从此,用可爱和欢乐开始了我们相依相伴的生活。这一天,无论平凡与否,无论人间发生了什么,都不重要,重要的是,我们用怀抱迎来了你。从此,你将永远是爸爸妈妈心中最疼惜的一部分。

写了这么多,很详细了。等以后你长大,能看懂这封信的时候,应该是幼儿园了吧。在这封信中,你就会知道那两天,我们经历了什么;就会知道妈妈的不易和伟大;也会知道我们对你无限的期盼和沉甸甸的爱。

时间很晚了,今天,就写这么多吧。晚安。

第二封信

2021年11月9日  晴  兰州

卿糖:

今天又是一个晴天。阳光透过玻璃,如挂画一般,贴在墙上,带着微黄。巷道里,志愿者拿着喇叭在反复吆喝:各位居民,紧急通知,非必要不能外出。或许是大家居家太久,想出去放风。也或许是想去外面晒晒太阳,看看人。但疫情尚未完全结束,管控还在持续。

前些日子,读陈涛的一本书《在群山之间》,写他在甘南一个叫池沟的村子挂职的事。他从北京来到遥远的甘南,住在镇上,开展工作。读到最后,有他写给女儿的信,让人感动。我自然也想起了你。那一刻,很想。

从你出生,白天有奶奶帮忙带,爷爷偶尔会帮忙,因为他还要打工挣钱。奶奶睡眠不好,容易失眠,第二天头疼, 新乡市永辉工业股份有限公司眼涩,人不精神。所以,除去你到舅婆家的几天,其余时间,都是我跟妈妈带你。我跟妈妈睡两侧,你睡中间。我们像两个堡垒,紧紧护着你。也不敢乱翻身,怕压着你。晚上哄你吃奶,哄你睡觉,盖好你踢掉的被子,或者换尿不湿,换衣服,活儿很多,忙忙乱乱。

前一个月,你隔2个小时醒来吃一次奶。午夜12点之前,我们尚且精神,到后半夜2点、4点的奶,都是我边喂你边丢盹,迷迷糊糊,眼皮子粘一起,要睁开都很吃力。有几次,喂着喂着,睡着了,差点翻倒,猛一惊吓,你还在咕咕吸着奶。好在奶粉和母乳,你都会吃。于是,我负责喂奶粉,妈妈负责喂母乳。

到两个月时,有一次,12点你吃了奶,竟然睡到了早上4点多。这让我们很惊喜,也有些如释重负。随后的日子,你好像能多睡几个钟头了。于是,我和妈妈一直等到12点,给你喂一次奶,然后再睡。那样,你就能睡到天明,我们呢,也能睡个安稳觉。

我们也是第一次做爸爸妈妈,好多事都在摸索。不要介意啊。哈哈。

你刚出生时,胆子小,瞌睡少。在医院时,临床的小孩一直闭着眼睡啊睡,直到饿了时,才会醒来哭几声。你呢,总是睡不踏实,一会儿就醒来。护士进来,说话声音一大,你也会被惊醒。醒来,就哭,得抱上哄。

出院后,在家里,也是睡一会儿就醒了。醒来,哭,抱上,来回走着,慢慢地、慢慢地,睡着了。轻轻地、轻轻地,放在床上,小心翼翼,一声不响,生怕你醒来。结果,你还是醒来了。醒来,接着哭。于是又抱上哄着睡觉。如此循环。大家开玩笑,说把你带成“粘肉娃”了,就是粘在大人身上,放不下。

我想,其实不是放不下,是缺少一种安全感。我跟妈妈应该都是缺少安全感的人,这个遗传给了你。在妈妈肚子,有暖暖的羊水,也被“小窝”裹得紧紧的,有妈妈的保护。出生以后,那种温暖和踏实就没有了,于是需要寻求,那就是被抱着,才会有安全感。

有人说,孩子不能太宠着,不能养成总是抱着的习惯。道理我们也懂,可不管你,你哭得那么厉害,透明的眼泪珠子一双双挂在睫毛上,流在腮帮上。我们能不心疼,能不爱惜?再说,抱着,又不是什么坏习惯,对吧?

当然呢,你要是哭的时间一长,爷爷听见,就不愿意了,走进卧室,嚷嚷道:“咋带的,把娃哭成这样子了。”气呼呼的,抱起你,轻手轻脚,边走边哄边絮叨着把宝贝哭坏了。那么疼爱,真是怕捧在手心碎了、含在嘴里化了。我们私下递个眼神,暗笑道,真是把孙女疼惜到家了。

还是接着那本书吧。看完陈涛写给女儿的信,我突然觉得对你有些亏欠:衣服呢,买得也少,心想你长得快,很多衣服穿不久便小了。大多时候都是穿雅思姐姐(我妹妹的女儿,两岁半)穿过的,我们不嫌弃,因为旧衣服穿上绵软舒适。

爸爸呢,是一个写文章的人,也没有给你留下点滴文字。有人说,你是大作家,给孩子写啥没?我迟疑片刻,说,以后准备写个童话送她。这是我的愿望,但我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动笔,什么时候才能读给你听。一直打算给你写个成长日记,记录你从出生后的点点滴滴,但一来懒惰,二是精力不济,三呢拖拖拉拉。一晃,半年过去了,你从一个小小的可爱“包子”,长成了会抓东西的可爱“小熊”了。再晃一下,你都会咿呀说话、会站立走路了。而我呢,还没有给你写过一个字。作为爸爸,是失职的。

于是,那天,那封信,激励了我,我决定给你写信。写好多好多封,不管你是否在爸爸身边。在信中,记录你的成长,讲述你的趣事,说说我们家的生活,也跟你谈谈心里话,讲讲故事。以后,这封信会很长很长,成为一本书,出版了,作为礼物,赠送给你。这也是爸爸作为一个作家,最能拿得出手的礼物。我们清贫之家,给你买不了金贵之物,唯有这些文字,将永远属于你。

以后,我们的生活或许并不宽绰,但我们的内心是富足的,我们拥有这么多明亮的文字,镶嵌在时光的外壳上,反射着微黄的温暖的光。多年以后,这些光芒,依然能够温暖你,温暖你的前程。

昨天晚上,姑姑、奶奶分别带你坐扭扭车,你坐在车上,或用小手握住方向盘,或把手搭在大人腿上,真的很像一回事。妈妈说,你爱坐扭扭车,还要车子不停走,不走,就不高兴。妈妈在一旁给你们拍照、录视频。一家人,笑声不断,其乐融融。多好啊。可惜,我回不去。对了,粉色的摇摇马是王芳阿姨送你的满月礼物,蓝白相间的扭扭车是吴霞阿姨送你的礼物。

这封信,就写到这里吧。我忙一会手头的工作。再见,可爱“小熊”。           

第三封信

2021年11月18日  晴  兰州

卿糖:

好几天没有给你写信了。这段时间,疫情得到控制,天水、兰州的感染病例持续多日没有新增。这周一,爸爸在单位上班了,20多天的独居生活告一段落。现在回想,除了颇感时间之快外,想不起每一天是怎么过的。再细想,上午起床,看书,做微信公众号,中午,做饭,多以面条为主。炒好臊子,分中午、晚上两顿吃。饭后,睡觉,醒来后看手机、看书,晚饭毕,写一会儿文章,或看足球比赛。倒也未有无聊之感。可日子是重复的,一日跟一日,如同白纸一张又一张,毫无异样,也无例外。所以现在想来,那段时间有些模糊难辨。

疫情好转,就操心可否回天水的事了。起初,有通告说要持有48小时核酸报告,心想要去医院做,颇是麻烦。过了一天,又说不需要了,便轻松许多。一想到周五就能回家去见你们了,满心期待,希望日子能快些过去,恨不得立马就是周五,然后去坐高铁。

单位上班以后,早饭、午饭,就不用自己做了,可在单位吃。早饭1块,午饭4块,很便宜。这几天,午饭有米饭、烩菜、炒拉条,除略咸之外,味道也好,菜类丰富。单位此举,也让人温暖。不过每次跟妈妈视频,看到他们蒸面皮、包饺子、烤面包,也很馋,可惜吃不到。

我从10月18日来兰州,于今,整整1个月。30天的时间,只在视频上看你、和妈妈他们聊天。我离开时,你只会躺在床上,双手拿着玩具,小脚不停踢蹬着,像一条小鱼,在水中摆动着红纱般的尾巴。

但这段时间,你真的长大不少:

首先,会翻身了。当你躺下时,一开始,妈妈喊加油,鼓励你翻,你翻到一半,没力气,又躺平了。偶尔,当你正翻时,妈妈用手轻轻一拨拉,你就翻过身,趴在了床上。两条小胳膊撑着肩膀,小手还要玩具。因是爬着,头抬起,脸朝上,眼睛会愈发大,愈发明亮,跟两颗星星一般,扑闪扑闪。

其次,会坐了。不用人扶,在床上能坐几十秒,如果扶住,会一直坐着。坐下时,两只手啊,不得消停,得有个玩具在手里,否则便会嗦手指。坐下时,不太抬头,或许是脖子还不够硬朗。

第三呢,小腿有力气了,奶奶从腋下扶住,能直直站住,好长时间。

这些小技能,你是什么时候会的呢?大家都没有发觉,只是在某一刻,突然发现你会了。或许,成长的小技能,有些是与生俱来的,有些是慢慢努力的,而成长本身,就在那一瞬间,好似一朵花儿,我们从未见过她开花的过程。在我们入睡之前,她还是含苞欲放的花骨朵,可一觉醒来,她已经绽放开来,用花瓣和花蕊装扮起了我们的日子。

前天,微信视频,奶奶抱着你,你竟然会嘬嘴了。也能听懂说话,让你嘬一下嘴,你会给我嘬一个,然后自顾着玩起来,再提醒你,你又嘬一个。看着你那可爱样子,惹得我们大笑不止,笑着笑着,我的眼眶里湿漉漉的。是开心,是想念,也是看到你成长的喜乐瞬间。但我得忍住,把手机离远点,否则被妈妈看见,会说,你看,卿糖,爸爸哭了。我会难为情。

明天上午就可以坐车了。一想到很快能见到你们,真是开心。不知道我到家以后,你还认识我不?我把手伸出来,要抱你时,你会不会把胳膊给我?我把你抱在怀里,你会觉得是陌生人而哭吗?应该会让我抱,应该不会哭,我们不是每天都在视频上见面吗,何况人们不是总说女儿是爸爸的“小棉袄”吗?

不过今天妈妈不太高兴,不想理我——一是昨天是她生日,农历十月十三,我竟然忘记了,虽然晚上补发了祝福,但还是在她提醒之后,颇显我有点事后诸葛。给妈妈发了红包,她没理我,今天上午,她领了。我猜,她想:领了吧,不领白不领。二是妈妈的产假到期了,因为疫情学校让她暂时先不返校。我准备给她请一段时间假,但现在请假得有医院证明,而证明每次只开一周,比较烦人。妈妈想到我来了兰州,而她和你留在天水,她还要回宁远县城的学校,假也没请,心情郁闷。两事相加,就不高兴了。

这封信就到此吧。明天见。

第四封信

2021年11月25日  晴  兰州

卿糖:   

 又是晴天,来兰州工作已经快两个月,印象中,落过两场秋雨,一场初雪,但都稀薄。于是容易上火,脸上隔三差五长痘,嘴唇起皮,鼻孔干燥,许是不服水土。毕竟天水气候尚且温润,降雨也是常事。

跟妈妈闲聊,我说想吃羊肉串。妈妈说你可馋。我笑,心想,兰州羊肉串真是好吃,比天水强几倍。等以后,你可以吃时,爸爸带你去,羊肉、羊筋、毛肚、鸡胗、面筋,各来一把。你喝饮料,我呢,喝啤酒。咱们就坐在烟火升腾的摊子前,看月亮升于皋兰山,听黄河拍打堤岸。对了,还要邀请妈妈,同去,她也馋。

上周回家,傍晚,去买菜,顺道拐入孕婴店,想给雅思姐姐买鞋,未有合适鞋子。说起辅食,询问店内服务员,说半岁后可开始添加。于是买来一盒,什么牌子,忘了,好像是荷兰产。第二天,下午,我们准备给你喂辅食尝尝,也不知你是否下咽,毕竟是常吃母乳和奶粉,再未喂过其他食物。曾听一前同事说,她家小孩,3个月时,有次喂了葡萄数颗,结果发烧。回家后跟妈妈提及,她说婴儿肠胃尚未发育,葡萄又是刺激性食物,那么幼小,怎么能贸然喂食,真真是大意。

吃米粉。碗里倒入温水,加小半勺米粉,搅拌均匀。我们把你放入小餐桌里,围上护襟,给你手中塞个玩具。妈妈开始喂你。小勺子放到嘴边,你竟吸溜吸溜吃了起来,有模有样,鼻尖、嘴角,沾了米粉糊,有点好笑。妈妈喂,我拍视频,姑姑在一旁帮忙。很快,小半碗米粉就吃光了。

我们都异常开心,表扬你。这可是你第一次吃辅食,表现很好。想必以后吃饭,也会很棒。舅舅家壮壮哥哥饭量好,很小时,自己抓着筷子扒拉,还因为吃饭好获得过幼儿园奖状呢。雅思姐姐吃饭淘气,每顿饭,都是哄骗、吓唬中吃完的。给她喂饭,是一件头疼的事。

吃饭好坏可能也跟遗传有关。舅舅舅妈饭量就好,口泼。我记得小时候,姑姑就不爱吃,奶奶端着碗,满院追着喂。

周日中午,妈妈抱你,无意中看你嘴里,发现你长了牙。我没在意,说可能是苹果粒。那几天,正好洗了富士,你抱着玩,不时举到嘴边,在果柄小窝处啃嗦,我想可能有苹果粒粘在牙床上。

第二天,妈妈又说,来看,卿糖真的长了牙。带着惊喜和好奇。我过去看,真的,下牙,一颗,白至透明,如米粒尖大小,似幼芽一般,好奇而胆怯地含在嘴里。我们把这个消息分享于爷爷奶奶,大家亦是欢喜。

这可是你的第一颗牙,值得记录。离7个月只有10天时间。

想到你已快7个月大,时间真快,恍如浮云,所幸我们的生命中自此有了你,我们的家中也因你的哭泣、欢笑、冷暖、成长而变得生动。于是觉得,每一天都很值得,因为我们的生活中,开始有了你的印痕,我们的内心,也有了别样的阳光在照耀。

我坐高铁回天水时,一家人已做好饭在等。回到家,心里猛然间热乎乎的。消毒,洗手。奶奶说妈妈带你去买菜了。其实是哄我玩。我走到沙发后,妈妈抱着你,嘿嘿笑着,站了起来。一个月未见,你长大了不少,个儿高了,头发长了。但小模样还是依然可爱。

妈妈说看看让不让爸爸抱。我伸手接过你,你没有哭闹,盯着我,看了好久,然后呀呀喊叫,又盯着我看。如此反复。你是不是在想,这个突然出现的人是谁呢?是不是在想,视频中的人和这个人是同一个吗?是不是在想,爸爸去哪里了这么久才回来?是不是在想,爸爸脸上有了哪些变化?

我抱着你,感到温暖,感到踏实,感到生命中的另一部分和自己重合了。

妈妈说,真是父子连心啊。奶奶说,前两天去楼下,不让陌生人抱呢。

我抱着你,眼眶潮湿。天下父母心,都是同样的。

昨天,妈妈姑姑带你去医院,检查你腮帮上的红斑,取了药。之前用肤乐霜,那块指纹大的红斑总是好不彻底。顺便取了治肠胃的药,你的肠胃也不好,总闹肚子。

今天,妈妈应该带你去打疫苗了。想必天水也是晴天,而你又喜欢出门,看看冬天,呼吸凉凉的空气,让暖阳抚摸小脸,这样,多好。明日继续 敬请期待

编辑 | 唐糖    运营 | 梨梨点击联系人间编辑

王 选

80后,青年作家

本文系网易文创人间工作室独家约稿,并享有独家版权。如需转载请在后台回复【转载】。

投稿给“人间-非虚构”写作平台,可致信:thelivings@vip.163.com,稿件一经刊用,将根据文章质量,提供单篇不少于3000元的稿酬。

投稿文章需保证内容及全部内容信息(包括但不限于人物关系、事件经过、细节发展等所有元素)的真实性,保证作品不存在任何虚构内容。

其它合作、建议、故事线索,欢迎于微信后台(或邮件)联系我们。

文章由 网易文创丨人间工作室 出品

点击以下「关键词」,查看往期内容:

人间小程序 | 人间 x 参半 

人间剧场 | 人间刑侦笔记 | 人间FM

白夜剧场 · 人间众生相 | 悬疑故事精选集

深蓝的故事 | 我的浏阳兄弟 | 人间01:20岁的乡愁 

布衣之怒 | 银行风云 | 味蕾深处是故乡 | 人间有味漫画

木星之伴 | 八零年代老警旧事 | 在海洛因祭坛上 | 记忆偏差

AAB




Powered by 日牵(唐山)电机有限公司 @2013-2022 RSS地图 HTML地图

2013-2022 版权所有